九真之歌

  颂艰辛创业、无私奉献的人们
    
难啊!
真难。
20年前,办什么事都难。
没有国家划拨的教育经费,怎能不难。
没钱、没地、没房、没师资,靠的是两位敬业的老人,依的是省里、市里厅、局、行、社的赞助,岂能不难!
    
忙啊!
真忙。
想当初,一个系处,就那么二、三个人,怎能不忙。事事都求好,一件不得少,十二个社团组织,105个人的身影,都在帮忙,还忙不了。
不要紧,八小时之外,还可以夜光通明。

累啊!
真累。
一分钟讲话,十分钟整理,腕劳肌、臂劳肌、体劳肌。那个年代,做梦都想有个录音机,没钱,全靠一支笔。累啊!真累。
东奔西跑,上窜下跳。事办成了,车胎磨了、鞋底磨薄了、脸皮可是晒厚了!

脏啊!
真脏。
在日以月计的时段里,我们的“战士”一天只睡几小时,他们不洗脸、不洗澡,臭袜子、臭脚也不敢走到别人面前去,但你到了他身边,一股子怪味!不知此时,你是该哭乎、还是该笑兮?
    
怕啊!
真怕。
动乱的年代,那可是要动真格的,谁能不怕?
我们开通六对疏理渠道,好好说话、耐心斯摩,建立友谊、广交 朋友,安定团结,天长地久。
    
乱啊!
真乱。
上面廿条线,下边一根针,人少了会乱;发动师生、七乎八脚,人多了,也会乱;节日乱、平日乱,事遇突发,哪能不乱!
    
苦啊!
真苦。
二斤馒头、半斤萝卜干,通宵达旦,学子们的热情是那么地高涨呐!吃也香甜、睡也香甜。
生活正如大浪淘沙,让人好了疮巴忘了疼,吃过黄莲忘却了苦。

颠啊!
真颠。
署里给了一车书,从北京到南京,为了省车费,所有的人都在车子上颠了三天!

高啊!
真高。
社会评价是那么的高。前10名招聘,咱们占了7个;

好啊!
真好。
梓梓学子,事业有成,他们把荣誉的光环,一重又一重、挂上母校的颈项。
    
想啊!
真想。
我们没有在岗人幸福的现在,也没有他们美好的未来。我们艰辛的创业,就是想着、想看,还是想着要为后来的人们,奉献一个更加理想的平台!
    
忙啊!
难啊!
许多事,我们都忘了、忘了,时间的艺术,得到了升华,忘就忘吧! 
    

但是,我们不能忘记每年的“5.14”,不能忘记伟大的母亲!
世界上,只有她不知道“苦”、不懂得“累”、不承认“傻”、也不明白“亏”。
她!
也只有她,永远是无怨无悔!

                                                                                  赵长旭
                                                                               2003年5月8日

责任编辑: 李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