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第一个调进学校的外语教师

                                                   江守劳
    
    一九八三年的春天,欣逢两件喜事,所以也是我江某个人的春天。国务院专家局来信,最后一次为我落实政策,建议我回国务院工作;另一件事是老婆带回来的好消息,说正在筹建的南京财贸学院需要外语教师,同意接收我去。因此好事相权,处于两难境地。
    回到国务院工作不容分说,我的级别、待遇、名誉,就可以马上见好。再说北京这个地方,我在北京大学西语系读书4年,50年毕业后直接分到国务院专家局又工作了8年,那里情况我是熟悉的,关键是我的老妈,她在南京住惯了,不想到北京去住。当时她已年迈急需我在身边照顾,所以我只好拒绝国务院的好意。
    就在此时,我爱人从单位里带回来一条好消息。那时她在南京市外贸公司工作;二商局副局长顾志勋的夫人也在外贸公司,顾志勋副局长接受南京市委财贸部和市委刘峰副书记的指令正在筹建南京财贸学院,因此我从外国语学校调进南财也就格外顺利。
    外国语学校的从前和现在,待遇、声誉和教学条件都不差,然而对我来说,教学内容仍显落差太大。我从国务院专家局出来的时候,头上多了一顶“帽子”,到鸭绿江边农场劳动了30个月,政策很宽,只贬了一级,调到山西农业大学任教,后来为了照顾母亲的生活,商调回到南方。南京外国语学校什么都好,可是我的教学任务只能是中学英语,因此我的经常情绪就是人心思动。
    南京财贸学院建校初期,教学条件很差。我1983年8月到香铺营财贸干校来报到,10月上旬开始上课,因为人事编制计划尚未批下,暂时按代课老师酬付工资。后来杜宝胜同志也来了,我们两个人担负了5个班的英语教学,刘冰冰和陈红,当时都是班主任,和我也常有交道。84年6月,人事编制有了进人计划,我作为英语教师第1个踏进了南财的学校大门。
    我有个好朋友,多次谈到这件事都为我惋惜,讲我是世界上少有的傻人,面前放着国务院专家局的大门不去,偏要到南财这个门里受苦。还有许多其他亲友、同事也说可惜,可是我到南审二十年来至今无怨无悔。一是为了母亲,二是我对校园生活的眷恋,“小”,可以变大;“穷”,可以变富。看看20年前只有几间小教室和一百多学生的南财,发展到20年后今天的新南审,十层教学大楼和近万名学生的巨大变化,从专科生到本科生到研究生的多层次办学体制,从南审巨大变化的二十年,看到我们国家的辉煌变化的五十多年,再过二十年到南审校庆四十周年时那时的南审将更令人刮目相看了。

责任编辑: 李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