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孝不能两全

来源:南京审计学院点击数:2065更新时间:2013-04-01

                                                   唐鸿祥

    1984年下半年,我当时还在南京市委财贸部调研处工作,部领导找我谈话,要我去南京财贸学院负责基建工作,在我准备移交手中的工作时,一天中午在机关吃饭,市委刘峰副书记又找到我,对我讲:小唐呀,怎么还不赶快上任,抓紧时间赶快去。第二天上午徐幕春书记便带着我去了财贸学院工地。从进工地的第一天起,我便完全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由公园般的机关大院到了农村坑坑洼洼的菜地,由正常的机关工作秩序到了毫无生活规律,三顿饭吃不全的紧张基建工作,由跟着市领导跑基层的“钦差大臣”到事无巨细的样样求人“烧香磕头陪笑脸的矮人”,由一身西装笔挺的模样变成了整天穿胶鞋,身批黄大衣,一身泥浆的“泥瓦匠”……紧张的工期,繁重的任务,随着日历一天天的撕去,为了整个基建工作的顺利进行,思想上容不得思考半点个人问题,说实在的,也没有时间去想,满脑子的就是工作、材料、资金……。
    1985年正当工程紧张进行时,父亲外出不慎跌倒,造成股骨骨折,卧床不起,当时我爱人在工厂工作,两个孩子又小,睡在床上的七旬父亲吃喝拉全在床上,为了让老父亲尽快恢复健康,绞尽脑汁想出在床板上开个活动门,让父亲大小便方便,爱人工作找单位商量,改上夜班,白天照顾老人,让我在工地不回家安心工作。苦熬了半年,父亲总算能下床走路,但日渐消瘦又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去医院检查发现腹腔恶性肿瘤已到了晚期,医生责怪我,你们做子女的,为什么不带老人早点到医院检查、治疗,听了医生的指责,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在背后暗自落泪……。
1986年父亲病重,已到了不能下床和正常进食的阶段,院领导考虑到家里的实际困难,由市领导出面,将我爱人调至学院工作,以便让家属能有更多精力照顾老人,家中的一切事务都由我爱人独自承担,包括每天大小便、洗澡、喂饭,父亲逢人就说:多亏有个好媳妇,就象自己的女儿一样,不然我早就走了……。面对领导的关心,我只有发奋工作,日夜在工地与工人在一起,抢进度,保质量……看到一幢幢建成的大楼,看到新生能在新校址安心学习、生活,看到工地上一年年的新变化,这是我最大的欣慰。
    正在工程最紧张的时候,家里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找我,说父亲快不行了,已经12天滴水不进,你赶快回来吧,不然就……。在我回家的第三天,父亲闭上了双眼,临终前,什么话也没说,眼角流出了两行泪水……。
    三天后,料理完后事,我便赶回工地,又投入到紧张繁忙的基建工作中。

南京审计大学版权所有 苏ICP备05007120号

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江浦街道雨山西路86号

邮编:211815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