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希望来吧”关爱社会性断乳期青少年

来源:党委宣传部 点击数:127更新时间:2013-12-05

王烨捷  报道

刚上五年级的留守儿童王华(化名)已对父母产生了很大的怨恨情绪,他不满父母从小不带自己,不满父母一个月才给自己打一两次电话……在江苏省徐州市丰县顺河镇大圣小学“希望来吧”的一堂舞蹈课上,他把对父母的种种不满告诉了志愿者老师黄婕。

“希望来吧”是团江苏省委依托“希望来吧”品牌建设的一个专门用来关爱、服务农民工子女的活动阵地,一般在学生放学后、双休日、寒暑假期间开放。一个标准化的“希望来吧”,建在农民工子女较集中的社区(村)和乡镇、街道,或建在农民工子女学校,每个“希望来吧”配备建设经费3万元。“希望来吧”的老师来自青年志愿者团队。

数据显示,江苏省的GDP总量在全国排名第二,紧随广东。与经济的高速增长相对应的,是人口的流动急剧增加。打工者子女或成为留守儿童,或成为迁徙儿童,孩子们小小年纪就迈入“社会性断乳期”。

在江苏,团组织对于农民工子女的关爱行动,通过建设“希望来吧”,已远远超出了基本的关爱层面。江苏全省现有“希望来吧”227个,平均每个配备专门管理人员3.15人,全省各类企事业单位共为“来吧”捐赠钱物1000余万元。

打开“问题少年”心结

在南通市崇川区文峰街道鲍家桥社区,随父母一道从江苏宿迁到南通打工的初一女生张蔷(化名),每个双休日都要到位于社区服务大厅二楼的“希望来吧”上舞蹈课。她是这里的“舞王”,交谊舞、拉丁舞都会跳,每次上课老师都会让她给其他学生做示范动作。

这个身材挺拔、漂亮自信的女孩,是这里的“希望来吧”负责人陈淑平最得意的一项“成果”,“如果不是有‘来吧’照看着,她可能早就自暴自弃、走上歧途了。”

陈淑平身边,一位脸色发黄、双眼深凹的妇人一边织着毛衣,一边轻声附和道:“是,没错。”这个看上去有50多岁的妇女,是张蔷的母亲,身患尿毒症的她每周要做三次透析,很多时候,她连从地下车库旁的家走到地面都困难万分。

张蔷的母亲告诉记者,在参加舞蹈班之前,女儿放学回家从不与自己交谈。她知道,自己得病、丈夫抛弃妻女这件事对孩子打击太大,“她不爱说话、自卑,很少跟同学交往”。

陈淑平记得第一次见到张蔷时的情形:“一个人躲在角落里,低头不吭声。但脖子长、腿长,身材相当挺拔。”

鲍家桥社区“希望来吧”开办之初,陈淑平给社区的100多名留守儿童、迁徙儿童的家长打电话,告诉大家有免费的舞蹈课、手工课、专题讲座可以参加,还有开心农场、少儿电视台、阅览室、网吧等供小朋友进行课外实践的场所。寒暑假期间,这里人满为患,教室有时都坐不下。

一段时间过去,张蔷不仅性格开朗了,学习成绩也名列班级前十。放学回家,这个过去只说“嗯、啊”两字的女孩,会一边做家务,一边跟母亲聊学校里的“新闻”,母女俩还常常一起去“开心农场”看看自己认养的圣诞花长得怎么样了。

跟陈淑平熟了,张蔷告诉她,自己原本是打算小学毕业直接外出打工的,“做什么都可以”,现在她的想法是勤奋学习,以后自己养活自己。

在哪里开“吧”费思量

在江苏,“希望来吧”所取得的成果远不止张蔷一个个案。当看到一名失去父亲的外地来南通的女孩参加城南小学“希望来吧”的兴趣班学习,跳起了漂亮的伦巴、能写漂亮的书法,团南通市委书记葛志娟高兴地说,“在重点学校有这种孩子不奇怪,但在农民工子弟学校,能有这样的才艺太不容易了。”

葛志娟对“希望来吧”的建设倾注了很多心血。她曾和团市委的工作人员一起到全市城乡结合部、建筑业、家纺业摸排出200多个点,最终确定40个点建设“希望来吧”,其中35个已经完成建设,南通主城区实现全覆盖。

海门市叠石桥家纺城的“希望来吧”就是其中之一。叠石桥是全国闻名的家纺生产、批发基地,这里常住人口7000人,外来人口约4万。家纺城分ABC三个大区,每个大区都有上千家商户。距家纺城100米的地方,就是“希望来吧”所在地。

这里每周都有小活动,每月一次大活动。专业心理咨询老师每两周来一次,专业舞蹈老师每周六、日来开班,平时放学后,图书室和电脑室是小朋友的最爱。

“舞蹈房上课时音乐声特别大,很多商户会循着声音过来看。”“来吧”负责人邹琳说,舞蹈班的学生刚刚到常州去参加了舞蹈比赛,现在学习热情高涨,还有很多家长慕名把孩子送来,“房间快不够用了。”

在泰州,繁忙的泰州港里几乎天天“船满为患”,这里是从长江进入苏中、苏北地区的重要通道,运输船等待过闸的时间常常超过一个星期,有的船长期锚泊在此拉生意。

很多船主带着子女。去年有个7个月大的婴儿在一起撞船事故中落入水中被救起;今年一个小男孩玩耍时失足掉进江里,没能救上来。

泰州海事局团委书记刘建业对此焦虑万分,“按规定,非船员不得上船,但家长就是把孩子带来了,事故风险太大。”今年,他与团泰州市委书记孙靓靓一拍即合,决定由海事局出资出地方、团市委出志愿者,在泰州港搞一个“希望来吧”。

“来吧”就建在趸船(无动力装置的矩形平底船,通常固定在岸边——记者注)上,里头有图书室、电影放映室、航海知识教育室。海事局工作人员登记来船时,会专门通知船主坐10分钟免费的交通船,把孩子送到“来吧”去,“24小时开放,安全”。

为预防事故,明年年初,海事局领导准备把“来吧”建到岸上去。“‘来吧’是个好创意,是实实在在的惠民小工程,建好了不愁没人来。”刘建业说。

市场化运作带来持久生命力

在网上,南京市《宝船社区“希望来吧”志愿者招募》的网帖引起了众多网友关注。网帖发布者,是专业社工机构“爱心传递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负责人马连平。

在江苏全省“希望来吧”遍地开花的同时,一些有条件的“来吧”开始尝试探索一条社会化、市场化的运作的路径,以求能在行政支持手段之外,找到一条长效发展之路。

每隔一个财报季度,马连平就会把宝船社区“希望来吧”完整的、可供查证的资金台账上报给团南京市鼓楼区委和江苏省红会,并公布在西祠胡同论坛上。

该机构接受的来自台州商会捐赠的30万元工作经费由团鼓楼区委开设专门账户进行管理,而另一些爱心企业捐赠的中小额款项则在江苏红会的账目下。

每月月末,社工机构的会计会汇总“来吧”运营费用的发票,凭发票向团鼓楼区委、江苏红会报销,团鼓楼区委对这个“来吧”每月的报销额度还设定了两万元的额度上限。

与有些“来吧”搞一次活动“化一次缘”、“来吧”负责人常为经费吃紧发愁不同,宝船社区的“希望来吧”钱够用,但却要能准确、详细地说出钱是怎么用的。

南京审计学院毕业、早已走上专业社工道路的马连平对此熟门熟路,“每一笔志愿者的交通费和补助费发放时都要求本人亲自核对数目并签字,伙食和物资由专人负责采购并记录,所有活动开销都要及时记录并备案。”

团鼓楼区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为专业、规范,宝船社区“希望来吧”是当地运行得最好、最健康的一个,“企业也喜欢资助这样的‘来吧’,做社会责任报告书的时候也很容易写。搞得好,台账规范,资金就会越多,资金越多,就更好、更规范,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据了解,负责该“希望来吧”运营的“爱心传递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本身也要在每年的1231日接受天元会计师事务所的全面审计。

来源:《 中国青年报 》( 20131117  01 版)

原文地址:http://zqb.cyol.com/html/2013-11/17/nw.D110000zgqnb_20131117_2-01.htm

(责任编辑  王妍妍)

南京审计大学版权所有 苏ICP备05007120号

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江浦街道雨山西路86号

邮编:211815

返回原图
/